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夜,妈妈的慾望
夜,妈妈的慾望
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嗯,壹切都小心……妈妈又给爸爸打电话了,而且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没什么差别的话语,我撇了撇嘴,继续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面前的电脑上。我如今十七岁了,上高二,虽然不是什么好学生,但是也绝对不算差,估计等到高考时候能上个二本吧。家裏也没什么有钱亲戚或者当官的亲戚,就是壹个普普通通的人家。 我的爸爸长得很普通,也不爱说话,用现在的话说,他应该叫做技术宅,这让我壹直很怀疑他是怎么追上我的妈妈的。和我的爸爸相比,我的妈妈就漂亮多了,她不到二十壹岁就生下了我,如今已经是三十七岁了,可岁月似乎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依然是那么的漂亮——不,应该说还是留下了点什么,和年轻时候的妈妈相比,她现在似乎多了壹些额外的魅力,每每到学校来找我时,我的那些男同学都会偷偷摸摸的躲在角落裏偷偷的看我的妈妈,这无疑能满足我的虚荣心。不过很可惜的是我更加像爸爸壹点,而不是像妈妈,结果就是,我也长得十分普通。 曾经我也在吃饭的时候问过他们关于爸爸是如何追上妈妈的,妈妈妩媚的壹笑,白了我爸爸壹样说道:哎,当时追我的人那么多,挑着挑着,就挑花眼了。 爸爸只是嘿嘿笑着没有说话,不过却也看的出两人的感情是非常好的,而且我爸爸壹直以能娶我妈妈这样的女人为荣。 前壹段时间,爸爸被公司派去了巴基斯坦去做壹个什么工程的负责人,家裏也就只剩下了我和妈妈,妈妈每隔几天就会给爸爸打电话,这不是又开始了。 小泉,来把这杯牛奶喝了,该睡觉了。妈妈挂了电话,和往常壹样的喊道。 不是吧,又喝牛奶,我把游戏暂停了,有些愁眉苦脸的走出了房门。妈妈正慵懒的卧在沙发上,如今是初秋,天气并不是很凉,妈妈身上依然穿着很清爽的乳白色睡衣,睡衣贴在她的身上,把她玲珑有致的身形彻底的展露了出来,不过我看了两眼也就不再看了,毕竟我可没有什么恋母倾向。 牛奶放在餐座上,我坐在桌子前呆呆地看着它,我已经连着在晚上喝了半个月的奶了,现在壹闻到这个味道就有些反胃。我偷偷看了壹眼沙发上的妈妈,虽然看不清她在干什么,但是绝对没有再注意我,我端起了杯子走到了厨房,把牛奶都倒进了下水道裏,然后认真的刷了刷又放回了餐桌上,这才说道:’ 我喝完了,嗯,也刷好了。妈妈显得很高兴,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脸上带着些红晕,在灯光的照射下更加迷人了,她脸上带着笑说道:真乖,好了去睡觉吧,喝了牛奶睡的可是很香的。这倒是没错,这半个月来我睡的的确很好。哦。我应了壹声,乖乖的回到了我的卧室,关电脑,关灯,躺在床上,等听到客厅的灯被关掉,然后响起妈妈从客厅走到卧室的脚步声以后,这才摸出了手机来玩。 也不知道是过去了多久,只听见妈妈的房间的门响了壹下,我连忙锁住手机,装出壹副睡着了的样子,耳朵却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脚步声渐渐的远去,看来不是来我房间的,我刚松壹口气,就听见家裏的防盗门响了壹声,应该是被打开了,紧接着又响起了被关上的声音,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在寂静的夜裏还是能听得很清楚。我心裏纳闷,摸出手机看了看,已经快淩晨十二点了,妈妈这是干什么呢。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壹个媚到了极点的声音,让人听着心裏就有壹种难言的火焰:今天妳怎么这么晚啊。这是妈妈的声音,她这是跟谁说话呢,紧接着我就很震惊地听到了壹个男人的声音:可是我不是来了吗?怎么已经想我想的不行了?来,让我摸摸有没有湿。讨厌死了。妈妈嘴上虽然这么说,可是语气裏丝毫听不到责怪的意思。 我屏住了呼吸,妈妈偷男人了,这个男人是谁!我本来应该很愤怒的,可是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很快,就像那句很庸俗的形容壹样,快从喉咙眼裏蹦出来了,双手也紧紧抓住床上的被褥,手心裏都是汗,可这绝对不是愤怒的表现,倒像是紧张和兴奋。 我躺在床上不敢发出声音,然后就听到他们两人的脚步声离这裏越来越近,而且就在我门口停了下来,我正不知道如何是好呢,只听见那个男人笑着说道:怎么,又给咱儿子吃安眠药了,妳也不怕吃出事来。安眠药。我壹楞神,怪不得我这半个月以来睡觉壹直那么好。只听见妈妈娇笑着说道:去,谁是妳儿子,只有妳来了我才给他吃,平时才没有给他吃呢。男人显然只是随口壹问,他对屋子裏的我全然不在意,他调笑着说道:怎么不是我儿子,妳儿子不是我儿子吗,要不,我们现在就去弄壹个儿子出来。哎呀,要死啦妳,快把我放下来。妈妈轻声尖叫了壹声,听她的话语,应该是那个男人把她给抱了起来。 现在喊把我放下来,等会就要喊老公抱紧我了。男子淫笑着说道,然后不理会妈妈不依不饶地娇嗔,把她抱到了属于我父母的那间卧室。 把门关上……这是我听到的最后壹句话,然后就是砰的壹声,卧室门被关上的声音。 我这才松了壹口气,费力地咽了壹下口水,这……这是我的妈妈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赤着脚走在冰凉的地板上,把头贴在房门上,隔着两道门,那个卧室裏发生的什么根本就听不清楚。我的呼吸都有些发抖,最后喘了几下粗气,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偷偷地把门拉开了壹道小缝,外面没有人,对面的卧室也是关着的。我蹑手蹑脚地来到了父母的卧室门口,然后把耳朵慢慢地贴在了房门上,这才能隐隐约约听到裏面的动静。 只听见男人带着调笑地语气说道:妳的奶子好像又大了不少啊,我这么努力,妳是不是该奖励我什么啊。妳个坏蛋还要人家奖励妳什么啊,啊……真讨厌啊。妈妈突然发出了呻吟声,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到底做了什么动作。 我把手伸进了内裤裏握着早就已经硬的不行的鸡巴,心中充满着难言的感觉,但更多的是兴奋,我想象中那个男人是怎么玩弄我妈妈的,浑身都有些颤抖了。 我开始无比的恼怒这扇门,它阻挡了我的视线,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大清。对了,我可以去阳台,那个房间的窗户开在了阳台裏面,正好可以在那裏看到。我努力放松着自己的脚步,快速地来到了阳台,那个房间裏开着灯,而且关着窗户,室内比外面亮了太多了,他们是绝对看不清外面的情景的,这样我也能放心大胆的站在外面看了。 男人搂住妈妈的腰坐在床边,妈妈很温顺的坐在他的腿上,身体无力的依靠在他的胸前,恰好把那个男人的脸给遮住。妈妈身上只有黑色的内衣,上面有很多镂空的花纹,应该是那种情趣内衣,妈妈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在这黑色内衣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迷人了。男人的左手揽着妈妈的腰上下摩挲着,右手伸入到了妈妈的胸罩裏,用食指和中指夹着妈妈的早就硬起来的乳头壹松壹紧的玩弄着,想来妈妈刚刚那声呻吟就是男人刚刚用力地夹了壹下她的乳头。 男人当然不会满足于自己的左手只是在妈妈的腰背上抚摸,他顺着妈妈的光滑的脊背向下滑,手掌的指尖稍稍探入那满是镂空花纹基本上没法遮挡住什么内裤裏,然后又很自然地又沿着妈妈的脊背滑了上去。就这么上下慢慢摩挲着,他的手掌渐渐的深入到了妈妈的内裤裏,还停留在裏面用手指搓动着什么。 妈妈的脸色越来越红润了,眼波迷离,在男人的耳边不时发出诱人的呻吟声,她本是半支着身子来方便男人的手在她身下进出的,可谁知男人壹直是这样不紧不慢地挑逗她,心中的欲火快要把整个人都烧掉了。妈妈趁着男人这次手伸进自己内裤的时候,身子壹松,不再用力气支着身子,把男人的手掌压在了自己那丰满而且非常有弹性的屁股下面。她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的笑容,说话的语气却依然是那种撒娇的口吻,她把脸贴在男人的胸前,用食指的指甲拨动着男人的乳头说道:妳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嘻嘻,看妳这下还怎么办?妈妈的话音刚落,就看到她突然高高的仰起了脖子,露出她修长的脖颈,身子僵硬了壹下,然后壹下子软在了男人的身上,拨弄着男人乳头的手也软绵绵的搭在了他的腰间。 男人探头在妈妈的耳垂上舔了壹下,这又让妈妈的身子颤抖了壹下,只听见男人用得意而淫邪的声音说道:这下知道我怎么办了吧。男人用那被妈妈压在屁股下面的手指挑逗着妈妈早就已经流出淫水的小穴,也不知是他手上功夫太好了还是妈妈实在太敏感,在他的举动下,妈妈显然已经全面进入了发情状态。妈妈从他的身上?起了头,眼神迷离地盯着那个男人的脸庞,然后她?起身子,把她那天然就是粉嫩色的嘴唇主动地送到了男人的嘴边。男人当然不会放过这送上门的美事,他低头在妈妈的唇上轻轻地啄了壹下,然后就毫不留恋地?起了头,脸上带着淫笑地看着妈妈那因为兴奋而变得格外迷人的脸庞。 妈妈看到男人低下了头就闭上了眼睛,满以为自己会得到壹个非常销魂,能稍稍压抑住心中火焰的吻,谁知道男人却只是在自己嘴唇上碰了壹下就离开了,不禁疑惑地睁开了眼睛,正好看到男人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心中壹下子明白了男人在想什么,壹下子有些害羞起来。可心中的欲火还是把那壹点点的羞涩给压抑住了,妈妈挺起身子就朝着男人的嘴边吻去,可是男人却在妈妈快要吻上的时候壹再的把嘴唇挪到壹边去,惹得妈妈满脸通红。 妈妈不再去尝试捉住男人的唇,而是娇笑地嗔怪了壹句:坏死了,就知道欺负我……还不等妈妈把话说完,男人就猛地用嘴封住了妈妈那娇艳的嘴唇,舌头好像也伸进妈妈的嘴裏挑逗着妈妈的香舌,窗外的我甚至还能听到他们双唇之间发出的啧啧声,不过这也许只是我脑补的声音而已。 过了好壹阵子,男人才松开了妈妈,只见妈妈满脸绯红,高耸的胸部随着剧烈的呼吸上下起伏着,她浑身无力地靠在男人的胸上,瞇着眼睛仰头看着男人,嘴裏还是不依不饶地呢喃道:真是个坏蛋。男人脸上淫笑着,把他的左手从妈妈的内裤裏拿了出来,放在妈妈面前对着妈妈晃了晃,灯光映照在他的手上,就是在窗外的我也看到了男人手上那亮晶晶的东西——淫水!那是从妈妈小穴裏流出来的淫水,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的多。 我兴奋的吞咽着口水,手握着自己的鸡巴上下撸动着,这时候的我早已经把爸爸给忘记了,心中只剩下火热的欲望,我无比的期待那个男人接下来是要如何玩弄妈妈。 妈妈把头扭向壹边不去看男人放在她面前的手掌,她虽然知道自己刚刚在男人的手指挑逗下流出了非常多的淫水,可是在男人把他那沾满了自己淫水的手放在自己面前时还是忍不住有些害羞了起来。男人轻轻地舔了壹下妈妈的耳朵,然后轻轻地说道:宝贝儿,为什么不看看这是什么东西?妈妈言语中带着嗔怪,但更多的是娇羞:我才不看呢,妳就知道欺负我。我可没有欺负妳哦,不过妳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不欺负妳壹下是不是就有点说不过去了,男人邪邪的笑着,然后用像是哄小孩子的语气说道,来,把它弄干凈了。我的心壹下子提了起来,妈妈到底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呢,我实在不想看到她同意那个男人的要求,可是当脑海裏勾勒出妈妈伸出舌头舔着男人手掌上那来自她自己小穴裏的淫水时,整个人都兴奋的发抖起来。 不要。妈妈果断的拒绝了,这也让我松了壹口气,同时心中充满着失落,但是我马上就发现妈妈说这话有些言不由衷。妈妈本来是壹直扭头看向别处的,现在却看着男人放在自己面前的手掌,眼神有些闪烁不定,好脏,我才不去舔呢。男人说的是弄干凈,而妈妈说的是舔干凈,显然她的脑海裏已经存了这样的念头了,只是不好意思做出来罢了,男人稍稍的哄壹下妈妈,她就会乖乖地按照男人的意思做的。 怎么会脏呢,只要是和宝贝儿有关的东西都是香喷喷的。男人说着话就把其中的壹根手指填进了嘴裏好好的吮吸了壹番,然后低头看着在他怀裏的妈妈说道,嗯,真香,从宝贝儿小穴裏流出来的水就是不壹样。说着话,他又把手往妈妈面前递了过去,这次妈妈没有拒绝,她先是娇媚地白了男人壹眼,然后微微张开她那诱人的小嘴,任由男人把他的手指放进了自己的小嘴裏,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男人,显得格外的淫蕩。男人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伸进妈妈嘴裏的食指和中指来回搅动着玩弄着妈妈的舌头,另壹只手像是抚摸宠物壹样的摩挲着妈妈那乌黑的头发,妈妈也顺从的任由他摆弄,舌头还十分配合地随着男人的手指动作来回舔着,没法合拢的嘴角也向下流出了壹道晶莹剔透的口水,那壹丝口水受重力的影响缓缓地向下滴,正好落在了妈妈那裸露出来的酥胸上,灯光壹照显得格外淫靡。 男人慢慢地把手指从妈妈的嘴裏拿出来,伸出舌头舔了舔,然后心满意足的说道:嗯,真甜,宝贝的口水就是甜。说着他就低下头去吻住了妈妈的嘴,妈妈也仰着头来配合他,双手搂着男人的脖子,男人的双手则是在妈妈裸露的脊背上上下抚摸着。好壹会儿他们才意犹未尽的分开,慢慢喘了壹会气才吃吃地笑了起来,起身离开了男人的腿半蹲在了男人的胯间,手还抚摸着男人的那早就已经把裤子顶起来老高的鸡巴,脸上满是蕩意没有壹点的羞涩说道:这个坏东西,顶的我真难受。妈妈也不等男人说些什么,就把手伸向了男人的腰间,想要把男人的裤子给脱下来,男人也早就按捺不住了,他配合着妈妈的动作稍稍?了下屁股,连裤子带裏面的内裤壹下子都给扒到了腿弯处,内裤裏那早就硬的不得了的鸡巴壹下子弹了出来。 我低头看了看在自己手中不停撸动的鸡巴,又?头看了看那个男人的鸡巴,显然自己要比他的小上很多,这让我很有挫败感,心中却也阴暗的想着是不是因为爸爸的鸡巴也不大,所以妈妈才会被别的男人给上了。 妈妈轻呼了壹声,脸上露出了笑容妩媚地白了男人壹眼,那白玉壹般小手握住了男人的鸡巴,黑红色的鸡巴陪着白嫩的小手,看起来不是很搭配。妈妈的手在男人的鸡巴温柔地上下撸动着,这显然给了男人莫大的刺激,只听见男人低吟了壹声,双手向后撑着床,瞇着眼睛享受了起来。 我的手裏也紧紧握着自己的鸡巴,看到男人这幅舒爽的样子不禁有些嫉妒,妈妈啊,妳的儿子也有壹个鸡巴啊,妳现在却在那裏玩弄别的男人的鸡巴,妳的儿子只能看着妳自己来撸啊。这时候只听见妈妈撒娇壹般地说道:妳今天好像很兴奋呢?我连忙回过了神来,再次专注的看着屋子裏的情景。 男人听见妈妈的话,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他看着蹲在自己两腿之间的妈妈,脸上的表情有些得意,似乎对于自己能征服这么壹个漂亮的女人感到很满足,而且这个女人为了和自己偷情还给孩子放了安眠药,每次看到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服服帖帖的,不说生理上,心理上就首先高潮了。他轻哼了壹声说道:怎么? 妈妈对他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似乎壹点都不介意,她眼睛盯着自己手中的鸡巴有些出神,脸上也露出了神往之色,话语有些迟疑:妳这个坏家伙……好像又大了。说着话,妈妈松开了握着鸡巴的手,似乎要比划壹下,但是却突然吐出鲜红的舌头在男人的龟头上舔了壹下。男人根本没有做好心理準备,被妈妈舔了这壹下,刺激的身子不由得哆嗦了壹下。妈妈挨着那个男人,很明显的感觉到了男人身子那么壹抖,她仰头调皮地沖着男人笑了笑,这举动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有了十七岁孩子的女人,倒像是壹个少女跟她的男朋友开了壹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以后露出的笑容。妈妈壹直蹲在男人的两腿之间,时间长了腿难免有些发麻,她干脆跪在了地上,眼睛还白了男人壹下。妈妈跪下来以后身子就比蹲着要低壹些,不过离那男人的鸡巴却是又近了壹点,妈妈伸手握住男人鸡巴的下半段,把龟头给空了出来,另壹只手把她那披散着的头发撩到了耳后,就这么低下了头把男人的龟头给含在了嘴裏,看样子是用舌头绕着男人的龟头在那裏打转呢。 壹个漂亮女人乖乖的跪在妳两腿之间,把妳的鸡巴放进自己的嘴裏吸允这着,这别提是多么另男人兴奋的壹件事了,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别人家的老婆,那更是兴奋上填兴奋。要知道,可没有人对口交这东西有瘾,或者说感到舒服,这么做的唯壹目的只有壹样,那就是取悦自己面前的这个男的。那个男人现在是心满意足了,我在窗外却有些发傻了,这还是我的妈妈吗?我的印象裏,妈妈虽然很漂亮,但是向来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可如今她却跪在男人脚边,嘴裏吸允这男人的鸡巴,我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妈妈把手又往下移了移,把嘴巴从男人的龟头处挪开,稍稍有些喘息,等到她气息平息过来了,这才又妩媚的白了男人壹眼,俯身又把男人的鸡巴含进了嘴裏。这下可不像刚才那样只是含在嘴裏舔弄男人的龟头了,这次是真的吹箫了,妈妈的头伏在男人的胯间上上下下来回动着,嘴唇被男人的鸡巴撑得圆圆的,还努力合拢着嘴唇,喉咙裏还配合着往裏吸气,给男人以紧缩的感觉。 呼……呼……呼……男人喘着粗气,显然妈妈的举动给他带来了莫大的享受,他把手插进妈妈乌黑的长发裏,但却并没有强按住妈妈的头让妈妈给他来壹个深喉,只是在她的头上来回的抚摸着。 我毕竟是站在窗户外边的,隔着壹层玻璃,虽然说话声音能够听见,可是壹些微小的声音却是听不到了,不过我还是能想象的到妈妈吸允鸡巴发出的滋滋的声音。 妈妈吐出了肉棒,擦了擦嘴角滑出的口水,妩媚而又期待的看着坐在床上的男人:怎么样坏蛋,舒服吗?哦,老婆,妳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是不是最近自己偷偷练过。男人只是随口这么壹说,谁知道妈妈却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向男人。 我也猛然想起来,我说最近家裏面怎么突然买了这么多的黄瓜,原来这壹切都是妈妈为了取悦眼前的这个男人所做的,亏得她还说什么黄瓜富含营养,让我多吃壹点,哼。 男人看着妈妈的这个样子也就明白怎么回事了,他只是嘿嘿笑着没有说话,妈妈白了他壹眼,也没有反驳他这次叫自己老婆,想来也是默认了,毕竟她都已经跪在男人胯下给他口交了,让他叫上几句老婆又有什么呢。妈妈又张开了她那粉嫩的嘴唇把肉棒含进了口裏,舌头来回舔弄,脑袋在上下套弄的同时还来回转动着,从各个角度来刺激男人的鸡巴,她的手也没閑着,轻轻地抚弄着男人的睪丸,这壹番举动弄得男人忍不住呻吟了起来。 嘶,好爽,好老婆……妳的舌头真……真灵活,再含紧壹点,对,对,就是这样,舌头再扫这裏几下,嘶啊……真舒服……男人舒爽的闭上了眼睛,但是他马上又睁开了,壹个大美人跪在自己胯下,听着自己的命令舔弄着自己的鸡巴,这场景要是不多看几眼,那会吃大亏的。 妈妈听到了男人的夸奖显得也很兴奋,也更加卖力起来,她的头壹上壹下的,小嘴套弄着鸡巴也越来越快,舌头也扫动的越来越激烈,还不时旋转脑袋变换着角度,好让男人的鸡巴能够更加舒服。 好老婆,妳,妳含的更深壹点。男人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说完话他的心裏就有些后悔了,自己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太冒失了,再把这个好不容易到手的人妻给吓跑了。谁知道妈妈嘴裏含着男人的鸡巴,妩媚的白了男人壹眼,然后双手摊开放在男人那毛茸茸的黑大腿上,头往下低,就这么努力地把男人的鸡巴艰难的送进自己的喉咙裏。 男人可没想到妈妈会这么顺从的听他的要求给他来壹个深喉,他现在只感觉到自己的鸡巴已经开始深入眼前这个女人的喉咙了。妈妈把男人的鸡巴慢慢地深入进自己的喉咙裏,这壹深入让她觉得非常难受,喉咙裏因为突然出现的鸡巴让她忍不住有些干呕,正当她準备?头吐出来嘴裏的鸡巴,本来只是抚摸着她头发的男人的双手紧紧地按住了她的头,让她根本没办法动弹,双手不由紧张地拍打着男人的大腿。 妈妈这会儿觉得非常难受,可是男人却觉得舒服极了,鸡巴插在了妈妈的喉咙裏,四周都被喉咙裏的肌肉裹得紧紧地,再加上因为干呕而带来的喉咙裏肌肉的蠕动上下摩擦着男人的鸡巴,真的和插在女人骚穴裏的感觉差不多。男人正觉得舒服呢,就感觉妈妈想要把头挪开,他怎么舍得放弃这美好的感觉,于是那双本来就在妈妈脑后的手壹用力,妈妈不但没有移开,反而又把鸡巴往喉咙裏戳进去了壹些。 妈妈觉得痛苦极了,喉咙裏壹直传来的干呕的感觉,可是却被男人的鸡巴给牢牢地堵住了,白嫩的脸蛋紧贴着男人那黑乎乎壹片,而且有些发硬的鸡巴毛,鼻子还能闻到从中散发出的阵阵骚味,或者说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可是鼻子虽然能闻到些味道,妈妈此时却是根本没办法呼吸的,她紧张地用双手拍打着男人的大腿,可是男人却根本没有反应,还是壹个劲儿地压着她的脑袋,直到她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的那壹瞬间,脑袋后的头发被男人壹提,那鸡巴终于从她的嘴裏拔了出来,顺带着从她的嘴裏带出了壹大坨的口水,顺着她的下巴就流了下去。 妈妈剧烈的咳嗽着,身子瘫在地上斜斜地倚在男人的腿边,眼泪也伴着咳嗽往下掉,头发也已经被男人弄得乱糟糟的了,再没有贵妇的形象。 我的心裏壹阵报复性的兴奋,活该让妳偷男人,看,那男人根本没把妳当心爱的女人,只是找妳来发泄壹下罢了,快把他给赶走吧。 男人很是爱怜地弯下腰把妈妈给扶了起来,妈妈也顺着男人的意思坐在了他两腿之间的空隙裏,那又圆又挺的屁股正贴着男人那刚刚从妈妈嘴裏拿出来的,上面还带着妈妈口水的光泽的鸡巴。男人怜惜地低头把妈妈脸上的泪珠壹点点的舔进嘴裏,这个举动让本来心裏对男人有着怨念的妈妈壹下子把那些不满给放下了,妈妈缓过气来以后,拢了拢乱的不成样子的头发,撅着小嘴幽怨的说道:”妳这个坏蛋,强迫人家做那样的事,难受死了。说着她还咳嗽了两声,似乎是要证明自己说的话是对的。 男人是花丛中的老手了,他当然知道怀裏的女人并没有生气,她只是想要撒娇让自己来哄哄她罢了,他顺着妈妈的意思在妈妈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妈妈脸上顿时没有了那种幽怨的表情,嘴角也挂上了笑意,轻轻地捶打了男人几下,身子在男人的怀裏也扭动着。 毕竟隔着壹层玻璃,而且男人还是耳语,我根本就不知道男人对妈妈说了什么,只知道男人和妈妈的发展并没有像我刚刚想象的那样。 男人抱着妈妈的腰忽的壹翻身把妈妈压在了床上,这举动引来了妈妈的壹声惊呼,但是马上止住了,她用脉脉含情的眼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 男人看着妈妈的眼睛深情的说道:刚刚妳让我舒服了,现在轮到我让妳舒服了。说着话,男人跨坐在妈妈大腿根处,双手直直地伸向了妈妈依然被胸罩遮住的那对乳房,说是被遮住,其实并不恰当,那种镂空的情趣内衣又能有多少遮拦呢。男人没有掀开妈妈的胸罩,而是就在那胸罩外边握着,不紧不慢地揉着,那并不能被男人壹手掌握的胸脯想要随着男人的揉动来回晃动着,却被那黑色的情趣胸罩给遮挡住了。 妈妈刚刚就在男人的手裏经历了壹次小小的高潮了,整个身子还是处于兴奋状态,那薄薄的壹层纱壹样的胸罩根本没办法遮挡住她那早就挺直发硬的两个乳头。她瞇着眼睛躺在床上感受着男人那双大手在自己精心保养的两个美乳上来回揉捏着,还能感觉到下身被男人的睪丸给来回摩擦着,脸上露出了饑渴的神色。 男人用手轻轻揉着妈妈的乳房,看着妈妈脸上的神色,知道她有些把持不住了,突然地用拇指和食指隔着胸罩捏住了妈妈那突起的乳头,先是轻轻揉了揉,接着稍稍往外拉了拉,突然又加重了力量挤捏起来。 嗯……妈妈被他这忽然袭击弄得呻吟了出来,脸色更加红润了,本来就瞇着的眼睛这下更加不敢睁开了,只是躺在那裏任由男人的摆弄。男人有些不满足起来,他俯下身子在妈妈耳边轻轻说了句什么,然后还用舌尖舔了下妈妈的耳朵,惹得妈妈身子壹阵颤抖。 妈妈真是太敏感了,我很好奇男人对妈妈说了些什么,但是马上我就知道了答案了。只见妈妈的身子稍稍动了壹下,然后就看到男人的双手轻易地就把那件笼罩妈妈酥胸很久的胸罩给扒了下来,那两个山峰早就受够了束缚,如今终于自由了,不禁也有些左右晃动了起来。 我艰难地咽了壹下口水,这应该是我有印象以来第壹次见到妈妈的乳房,小时候那些记忆早就不知道忘到哪裏去了。妈妈的那壹对酥胸非常坚挺,虽然如今已经没有胸罩在它四周托衬住了,可是壹点也没有向旁边松散,依然是那么的骄傲的耸立着,上面的两个乳头也早就发硬了,像是两颗樱桃点缀在那雪白的乳峰之巅。 男人低下头去用舌头轻轻地舔了舔妈妈的乳头,然后把头埋进去用力地吸允了起来。嗯……妈妈喉间发出了难耐的呻吟,两眼深情地看着玩弄自己酥胸的男人,双手压着男人的后脑,似乎想要得到男人更多的爱抚,她的双腿也不时地交叉着,两腿之间的小穴不停的往外渗着淫水。 男人用牙齿轻轻地咬了壹下妈妈的乳头,然后把头?了起来,双手重新在妈妈的两个乳头上捏了几下,然后顺着妈妈的身体轻轻地往下滑,双手在妈妈的腰上又大力的抚摸了几下。男人从妈妈的身子上爬了起来,伸手想要脱掉妈妈的身上仅剩下的那壹件小内裤,却被妈妈摇头给制止了。 妈妈脸色羞红,慢慢的做了起来,两腿分开,,把自己两腿之间的那个秘密所在完完全全的展现给了自己面前的男人,然后双手在腰间这么壹拉,两边的蝴蝶结就这么散开,保护着妈妈最后壹道防线的内裤就这么滑落了下来。妈妈把手放在自己早就已经湿透了的小穴口慢慢搓揉着,眼神妩媚的看着男人,嘴裏发出了动人的呻吟:嗯,都湿了,好难受啊,啊……啊……她双手分开自己的小穴,对着男人娇媚的说道,好人,快来,人家好空虚啊。男人早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他俯下身子,把自己的鸡巴对準了妈妈那壹张壹合的小穴口,但却不急着插进去,只是上下左右的在那裏摩擦着,嘴裏却毫不留情的说道:刚刚还说我是坏蛋呢,这会就成了好人了,看来妳真是壹个骚货啊。妈妈已经被欲望沖晕了头脑,男人的鸡巴在自己的小穴口来回的蹭着,还不时触碰到她那已经坚挺起来的阴核,让她本来就十分空虚的小穴更加的瘙痒起来,她双腿盘在男人的屁股上,嘴裏应和着男人的话:我是骚货,我的小穴好痒啊,快,快插进来啊。 她双手搂住男人的腰,想要用力把他的身体拉下来,好让鸡巴插入自己的小穴裏。 男人却偏偏不让妈妈满意,他还是不紧不慢的在妈妈的小穴口磨着,看着媚眼如丝的妈妈说道:骚货,妳说我是谁?老公,亲爱的,快给我,我好想要……骚货想要什么,妳不说我怎么知道?让平时看起来十分高贵的女人说出那些淫贱的话语,这是每壹个男人都想要看到的。 妈妈没有壹点迟疑,看样子像是说过很多次这样的:大鸡巴,骚货想要大鸡巴!骚货想要老公的大鸡巴。可是妳的老公现在在国外啊,哎,算了。”说着男人就作势要从妈妈的身上离开,妈妈双手搂住男人,双腿也更加用力地夹住他:老公,妳才是我的老公,那个废物才不是,老公,快给妳的老婆大鸡巴,好想要大鸡巴!男人满意的笑了起来,他俯下身子说道:好,餵妳这个骚货吃大鸡巴!话还没说完,他就用力插入了妈妈的小穴,那也是我出生的地方。 随后房间裏响起了两声呻吟声,壹个是妈妈满足的声音,另壹个则是那个男人舒爽的声音。窗外的我早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听到妈妈那满足的呻吟,手中壹直在撸动的鸡巴壹阵狂跳,壹股乳白色的精液射在了地板上。射了以后,我心中的欲望不但没有停歇,反而因为妈妈发出的呻吟声而更加强烈了起来,鸡巴还没完全软下去就又挺直了。 卧室裏,妈妈本来嫩白的娇颜现在因为剧烈的动作,体内沸腾的淫欲而露出勾人欲火的绯红色,艳红色的樱唇此时被壹排雪白的小贝齿紧咬,不时的从诱人的檀口泄出勾人的欲望的呻吟声…… 嗯……嗯……啊……啊……啪……啪……啪……男人大力撞击妈妈的声音也越来越快。 妳……高兴了吧,干爽了吧……我操死妳……骚货……小骚货!男人壹边在妈妈身上运动着,壹边气喘吁吁的说道。 啊……啊……好……舒服……肏我……肏……妈妈又发出了淫蕩的叫声。 说……妳爱我……以后我肏妳的……时候……心裏只……想着爱我……”男人用他的鸡巴在妈妈的身下狠戳了几下,然后突然不动了,威胁妈妈说道。 快动啊……动啊,妈妈带着些许哭腔说道,我永远……属于妳……我的好老公……我离不……开妳……的……啊!动!对……啊……男人这才继续耸动着鸡巴:继续说!我……离……不开妳……我爱……爱妳……妳的鸡巴……好……妈妈呻吟道,双腿把男人夹得更紧了,双手紧紧搂住男人,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身体裏壹样。 男人这才满意了,他双手搂住妈妈,然后用力壹个翻身,换成了女上位的姿势,双手拍了拍妈妈那丰满的臀部,得意的说道:来,骚货,自己动!让我看看妳这骚货淫蕩的样子!讨厌……坏蛋……妈妈脸色绯红,即使玩了那么多次,她还是对女上位很害羞。 男人抓住妈妈的纤腰用力地向上顶了几下,惹得妈妈欲火越来越旺盛,这才停下来看妈妈的动作。 窗外的我也格外的激动,女上位和躺在床上被男人操弄是完全不同的,妈妈要主动的套弄男人的鸡巴,用尽壹切办法取悦躺在那裏的男人,哎,虽然我并没有隐母癖,但是还是有些遗憾为什么躺在那裏的男人不是我。 妈妈娇媚的看了男人壹眼,把两腿分开支在了男人的身旁,开始慢慢地上下套弄着,间或还扭动几下屁股。她原本雪白丰腴的肉体,现在都已变得绯红,壹对丰满的乳房现在却变成壹对活泼可爱的动人的兔兔,不安分的上窜下跳,幻化出阵阵乳浪。 男人的手顺着妈妈的腰肢慢慢往上滑动,壹把抓住两个正在乱颤的乳房,双手大力揉捏着,俏丽的乳头不时从他指缝裏流出来。 噢……对……对……妈妈壹边费力套弄,壹边气喘吁吁的说道,使劲……使劲……揉……揉……嗯,妳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嗯……妳……妳坏……坏……求……求……妳……妳……妈妈不依的娇嗔道,身体更加卖力的上下套动。 乖,我不知道,妳求我什么?男人耍赖地问。 揉……揉……我的咪咪……妈妈终于恳求起来,她放弃自己为人妻为人母的尊严,在情欲的挑动下提出了耻辱的要求,人家……人家……求妳……妳……了……我……啊!……我……要……男人这才加大了对乳房的蹂躏的力度,乳房传来的刺激在使妈妈得到满足的同时更加加剧了心裏淫蕩的欲望,从樱桃小口中吐出爱的欢呼。 妈妈的淫水可真多,我口干舌燥的咽了壹下口水,随着妈妈的上下套动,不时可见壹条闪着淫靡的亮光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裏鉆进鉆出,虽然隔着壹层玻璃,但我能想象到两人结合处发出的咕叽咕叽的水声。 亲……亲爱……的,我……累了,我……我们……换……换……妈妈被肏得连壹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可我……我……不想和……和妳……分……分离……什么……不分离……?男人眼中闪烁着狡猾的眼色,明显地他明白妈妈的心意,可是他在故意的挑动着妈妈,想听她亲口说出淫蕩的话。 坏……坏……妳坏……妳……知道……知道……虽然妈妈喊累,可是身子却没有停止的意思,依旧讨好地动着。同时细白的纤手游移到男人正在肆虐的手上,加重对自己的乳房的蹂躏。 妳不说,我不明白。男人在身下说。 坏……噢……我……说……说,求……求妳从……从……从,从后面… …妈妈淫蕩地说,可……可……不要让妳……妳的……的……鸡巴离……离……离开……我的……身体……听到这裏,我心裏不禁生出壹种暴虐的情绪,妈妈真是太贱了,活该让人骑! 离开妳什么?男人在身下停止了活动,同时壹只手离开迷人的乳房,来到妈妈的纤腰上,用力制止了妈妈的套动。 妈妈半睁着迷离的眼睛看着身下的男人,雪白的贝齿轻咬下唇,双手扶在男人赤裸的胸膛,小穴裏由于插着男人粗大的鸡巴,那种酸涨的麻痒的感觉,使得她耐不住麻痒,不安分的左右的移动,想通过摩擦来压抑心中的欲火。男人看出她的意图,手中更加用力,制止妈妈的摩擦。 说,妳不要我离开妳什么?男人在妈妈身下继续问道 . “我……不… …妈妈开始和身下的男人调起情来。 男人坏坏的看着妈妈,突然挺动下身,粗大的鸡巴突然深入到妈妈的体内。 啊!……妈妈壹声娇呼,壹下子趴在男身上,我……我怕了。妈妈终于投降了,这也在我意料之中的,这只是他们玩的情趣而已。她趴在男人身上的动人肉体逐渐上移,将丰满的乳房贴到男人的嘴边,壹手扶着自己的乳房,像餵孩子似的将自己的乳头塞到了男人的嘴裏。男人立即将那粒紫红的葡萄咬住,贪婪地大口吸了起来。男人不甘心只对乳头的挑动,嘴巴离开乳头,在绯红色的乳峰上游移起来,丰满的乳房留下口水的狼迹,同时他还耸动身下的鸡巴,在妈妈水淋淋的小穴进进出出。 嗯……妈妈的呻吟声更加剧烈。 说…快点啊…男人因为嘴巴紧紧地吸吮妈妈丰满的乳房,发出混浊的声音。 我要妳的鸡巴不要离开我的小穴,从后面操我说完这话妈妈羞得双手捂住了自己绯红的脸。 怕什么羞,肏都肏过了,小骚货,我要妳大声的说,哦,对了没什么从后面操妳,那叫狗交式!男人看妈妈没有反应,更加使劲的耸动几下鸡巴,妈妈被刺激得浑身都有些颤抖了。 妈妈直起腰,媚眼如丝地看着身下的男人,咬着下唇,终于好像下定决心似的,好,我说!我要妳的大鸡巴塞在我的小穴裏,壹刻不离,然后用……狗……狗交……式……式,使劲的操我……我愿意做妳的小母狗……求妳壹刻不停的操我!窗外的我目瞪口呆,我从来没想到妈妈会说出这样淫贱的话来,这样的话那些站街女都不壹定说的出来把,真是个骚货! 男人终于满足了,放开控制妈妈的双手,使妈妈可以自由的活动。妈妈慢慢地从男人的鸡巴上坐起,小心翼翼地,不让男人粗大的鸡巴从自己的小穴裏滑出,使自己最大可能的离开男人的鸡巴,但是当男人的龟头到阴道口的时候,就不再提高身子,慢慢地转动身体,使自己从面向男人变成了背对着男人,然后又壹屁股把男人的鸡巴吃了进去。 妈妈好像真的不舍得男人的鸡巴从自己的身体中出来,明显的可以看出她阴部在使力,紧缩的屁眼就是最好的证明,这些我都看的清清楚楚,我从来没想到我的视力有这么的好。 随着妈妈把男人的鸡巴慢慢抽到顶端,小穴裏的淫水就这么顺着男人的鸡巴慢慢地流了下来,而且男人的阴毛位置早就已经水淋淋的了。 噢……妈妈长舒了壹口气,然后双腿跪在床上,慢慢的翘起白白的屁股,同时男人也配合着妈妈的动作,也慢慢地坐起来,站在了地上。 终于完成了体位的变化,妈妈跪在床上,雪白的屁股高高的翘起,用头顶着枕头,壹对丰乳下垂,晃来晃去的。男人站在妈妈的身后,双手扶着妈妈嫩白的屁股,大手从下方托起妈妈的粉臀,上下地掂了几下,妈妈迷人的屁股随着上下震动,泛起层层臀浪。 我来了!男人俯下身体,壹双大手紧紧地握住妈妈傲人的双乳,大力挺动下身,粗大的鸡巴带着壹股风壹下子沖进妈妈的小穴裏。 啊……来了……妈妈终于盼到了渴望已久的粗大的鸡巴,她满足的长出了口气。 男人在妈妈的后面,从慢到快做着活塞运动,粗大的鸡巴在妈妈的洞口滑进滑出,带出来大量的淫水,沾连到两人的身体,竟然多得将男人大腿内侧都打湿,顺着男人的大腿缓缓流下来,泛起淫靡的光泽。黑大的睪丸还不时地拍打着妈妈的阴唇,溅起淫液的浪花。 啊……啊……啊……妈妈更加疯狂了,我真害怕她的叫床声会被邻居听到,快……快……我……我要!要……操死……我了……好……好……快… …啊……叫……妳叫呀,求我操死妳!男人在她身后也大声地叫着,他加大蹂躏乳房的力气,同时更加疯狂地操着妈妈。 好老公……亲老公!我……要死了!妳……好棒……操死我……我吧!”妈妈放蕩地叫着。 男人满意地狂笑着,同时壹只手离开妈妈的乳房,伸到下面,在杂草萋萋的阴部探索着妈妈的阴蒂。 啊……,当男人的手终于按到了妈妈的阴蒂,并且揉动起来,妈妈的叫声更加疯狂起来。啊……死了……啊……别……妈妈用手向后推着男人,男人躲闪着,同时加大了鸡巴挺进的速度和频率,壹只手拼命的揉搓着妈妈的乳房,揪动着充血的乳头,壹只手更加要命的搔拨着妈妈的阴蒂。 啊……快……玩……死我……了……对……乳头……我……的小……豆豆……对……壹起玩……啊……天呀……快……妈妈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了,估计只要有条鸡巴在那裏她都会让那条鸡巴操她的小穴。 还……还……阻止我……我……动吗……男人在妈妈身后继续挑动着,还因为刚才妈妈阻止他的刺激而耿耿于怀,他现在只想剥夺妈妈的尊严,让妈妈成为他胯下的淫奴。 不……不……快……占有我……操我……,妈妈无耻地回应着,啊……快……我……要到了……啊!妈妈终于到了顶峰,同时男人也达到了顶点。 我来了……我要射进去……男人狂吼着,同时使尽了壹切的力气,疯狂地捅着妈妈柔嫩的小穴。 啊……啊……死……死了……射吧……射进来……妈妈疯狂地摇着头,卖命地向后耸动屁股,迎合着男人的抽插。 男人的鸡巴又快速的抽插了几下,然后紧紧地顶在妈妈的阴道中,屁股壹耸壹耸地,将亿万的精子射到妈妈的子宫中,妈妈在滚烫的精液的沖击下,终于又壹次高潮了。 这时的我也浑身发软,依靠在墻边不停地喘粗气,我也射了,只是那个男人射在了妈妈的小穴裏,而我只能射在地板上。 短暂间隔的两次高潮,使妈妈完全没有力气了,两个人同时瘫软到床上。男人的鸡巴在妈妈的小穴裏慢慢变软,慢慢地从妈妈的阴道中滑出。酣战后的妈妈的小穴像黑洞似的敞开着,像融化的糖人般瘫软在床上,从淫乱不堪的小穴口中缓缓地流出了股股混浊的白色的精液,顺着杂乱的阴毛流到了床上。 男人喘息了几下,费力地?起妈妈粉红的屁股。 妳想干什么呀……妈妈用慵懒倦倦的声音娇媚地问身后的男人。 嘿嘿!?起妳的屁股,让我的种子好在裏面逗留的时间长些,好让妳怀上我的种。男人坏坏地无耻地说。 妳……好坏……不但占有了人家的身子……还要人家替妳生孩子……妈妈癡癡地趴在床上说,但还是配合着男人将屁股努力提高,好让正缓缓流出的精液再倒流回体内。 生孩子!窗外的我虽然已经看到妈妈和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但是还是没想到妈妈竟然还想要给这个男人生孩子!那我岂不是要有壹个杂种兄弟或者姐妹了? 爸爸怎么办?被发现了他们是不是要离婚了? 男人拍了拍妈妈翘立的屁股说道:真乖,给奸夫生孩子,让老公养,不愧是骚货。来,把奸夫的鸡巴清理干凈。坏东西……妈妈娇羞的嗔道,妳才是亲老公啦……让那个笨蛋给老公养孩子,那是他的荣幸。我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今天晚上的经历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还不如我把那杯牛奶给喝了呢。 我在客厅找了几张纸巾,把自己射在窗户边地板上的精液马马虎虎的擦了擦,回头再往房间裏看壹眼。妈妈已经趴在了男人的大腿上,把男人已经射了精的疲软的鸡巴含在了嘴裏,壹边用舌头舔弄着,壹边妩媚的看着男人。看样子还会有壹场大战,不过我已经没心情看下去了,强打着精神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就睡着了。 小泉,小泉,起床了。睁开眼睛时候已经是天亮了,妈妈像往常壹样叫我起床,只是我的心情却和以前不壹样了。 今天的妈妈显得格外的娇艳,果然,性满足以后的女人总是很漂亮。只是她今天穿的衣裳有些古怪,天气明明还有些热,她却传了壹件高领衬衫,而且脖子边的扣子也扣上了。 妈妈,妳怎么穿成这样了?我心中似乎有了些答案,但还是张口问道。 她的神情果然有些不自然,说话的声音也有些沙哑——这应该是晚上大力嘶喊的结果吧:咳咳,妈妈有些感冒了,所以才这样穿的。感冒,真是壹个好借口啊,可从我这个角度分明看到妳脖子上那吻痕了,哎,妈妈啊。 妈妈转身离开了我的房间,她走路还是有些不大自然,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脸上露出了甜蜜的笑容。妈妈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回头说道:小泉,我订了奶票了哦,以后喝牛奶就不用那么麻烦了。呵呵,牛奶,那真是好东西啊。